欢迎来到发电小说

手机版

发电小说 > 都市 > 巅峰红人 > 第1629章 互相观察

底色 字色 字号

第1629章 互相观察

    高自明沉默不语,他一方面是震惊于霍家的凶残手段,一方面是不适应刘锐直白的说话方式。
    想他也是封疆级别的大吏了,刘锐跟他说话却不知道含蓄收敛一些,一上来就喊打喊杀、直来直去。
    而这种低级的对话方式,是他升到厅级以后就没再遇到过的。
    不过考虑到刘锐还年轻,又不在官场,还是可以接受的。
    刘锐续道:“在政界,霍家肆意安插门人,垄断基层政权。”
    “这种事,我相信高书记自然会有一番理解吧。”
    “而霍家若是倒台,就不会再为害民间,也会还政界清明世界。”
    “到时高书记您的政令就可以更通畅清晰的传达落实下去。”
    高自明老神在在的一笑:“这么说,你还是在帮我的忙咯?”
    刘锐笑道:“那可不敢当,只是帮高书记您略微分忧。”
    高自明道:“你所说的霍家的所作所为,有什么凭据吗?”
    刘锐道:“我正在收集,等收集完毕,便请您过目。”
    高自明淡淡一笑,端起了茶杯。
    刘锐知道这就是送客的意思了,便起身道:“感谢高书记百忙之中抽出时间见我,时间太晚,我就不耽误您休息了。”
    高自明颔首道:“以后你来省城,可常来我这里坐坐,就不用再带什么礼物了。”
    刘锐见他接纳了自己,很是高兴,道:“只要高书记您不嫌我天真幼稚,我很愿意常来听您教诲。”
    高自明笑了笑,心想你是有几分幼稚,但能布局对付霍家,你也很了不起了,我也不敢过分小觑你呀。
    几分钟后,刘锐被罗忠很是亲热的送了出来。
    “罗哥,请问你梁建武梁省住哪座小院啊?”
    与罗忠握手话别后,刘锐随口问道。
    罗忠一怔,道:“你要去见梁省?你跟他预约了没有?”
    “没有预约的话,怕是不太容易见到他。”
    “省府这些大佬们,一个个都忙得四脚朝天,轻易不见外人”
    刘锐笑道:“没事,我跟梁省不是外人,只要他在家我就能见他。”
    罗忠暗暗叹服他的人脉,给他指引了四号小楼的方位。
    刘锐谢过他后,回到车里,驾车驶了过去。
    “这就去见梁省,你做好准备了吗?”刘锐笑问闫墨雨。
    闫墨雨扁扁嘴,道:“这有什么可准备的。”
    话音刚落,她手机忽然唱响,她掏出手机一看,见是吴大林打来的,立时蹙起柳眉。
    刘锐见她不接,就猜到来电者是吴大林:“接吧,不然他更得怀疑咱俩的关系。”
    闫墨雨白他一眼,到底是接听了电话。
    “我今晚在我妈这儿住,不回家!”
    说完这话,闫墨雨也不等吴大林说什么,按下了挂断键。
    刘锐把车停在四号楼院外,问她道:“吴大林生性多疑,他要是给伯母打电话确认怎么办?”
    闫墨雨瞪视向他:“少废话,赶紧带我去见梁建武!”
    刘锐叹了口气,道:“他百分百会给伯母打电话确认。”
    “到时得知你不在伯母家住,肯定会怀疑咱俩在一起。”
    “唉,我是洗不清了,注定跟你狼狈为奸了。”
    闫墨雨又好气又好笑,骂道:“你给我滚蛋,你还有点好词儿没有?”
    二人分左右下车,刘锐来到院门外,按下门铃。
    门内很快响起一个中年妇女的话语声:“谁呀?”
    刘锐朗声说道:“我叫刘锐,从临都来的,前来拜访梁省!”
    那妇女很快走到门口,打开院门,端详刘锐和闫墨雨几眼,问道:“你跟梁省预约了没有?”
    刘锐笑道:“我不用跟梁省预约,麻烦你跟他通报一声。”
    那妇女没说话,关闭院门,回身折返。
    等了两分钟,那妇女回到门口,把门打开,请刘锐二人进去。
    这是刘锐第一次来梁建武家里拜会他,却一点也不紧张胆怯。
    在那妇女的的引导下,刘锐走进楼内客厅,见到了梁建武。
    趁闫墨雨没留意,刘锐给梁建武使了个眼色,道:“梁伯伯,我今晚来省城办事,顺道来看看您。”
    “这位是我表妹,我带她一快过来,您可别介意。”
    梁建武正在观察闫墨雨,见她容貌与易棠有七分相似,便怀疑她是易棠的女儿。
    再看到刘锐所使的眼色,梁建武立时意识到,闫墨雨就是易棠的女儿。
    “呵呵,不介意,既是你表妹,那就不是外人,过来坐吧。”
    刘锐和闫墨雨谢过,坐到了沙发上。
    刚才那妇女是此间保姆,此时为刘锐二人沏茶倒水。
    闫墨雨趁机偷眼打量梁建武,见他年纪比妈妈大些,容貌虽然不如何帅气,但很有气势,显然不是一般人。
    梁建武见她观察自己,对她微微一笑。
    闫墨雨陪以笑容,随后转开头去。
    梁建武笑问刘锐道:“你大晚上来省城干什么呀?”
    刘锐道:“哦,我刚刚拜访了高自明书记……”
    梁建武吃了一惊,笑容凝在脸上,问道:“你认识高书记?”
    刘锐道:“对,上周末在燕京偶识,请他帮了个忙,今晚是特意过来谢他。”
    梁建武略一寻思,问道:“是华佑集团的事情?”
    刘锐点头道:“对,您也知道他在这件事里发挥作用了?”
    梁建武点点头:“华佑集团事件发生以来,省里非常重视。”
    “高书记多次发声,而周一上午事件就被解决掉了。”
    “所以我一猜就知道,应该是他出手帮了忙。”
    “其实我后来是想找他求情的,但还没来得及找……”
    其实刘锐现在也明白了,华佑集团出事后,梁建武并非帮不上忙。
    只是这些大佬级人物不会仓促出手,总要看清形势,确认关键人之后再出手。
    要是什么情况都不知道呢,就没头苍蝇的乱找人求情,只会徒然被人笑话,而帮不上任何的忙。
    刘锐笑道:“我这次过来拜访您,是想问问音乐学院新院长的事情。”
    “怎么样,省里对于新院长的人选,有定论了没?”
    “我觉得现在代理院长工作的二把手胡惟谦就挺好啊。”
    “胡惟谦认真负责,廉明正直,目前正为学院升格奔走。”
    “为了筹建美术学院,他特意邀请来了知名画家易棠。”
    梁建武听得笑了起来,道:“你个臭小子,还想干预省里人事任命啊?”
    “胡惟谦好不好、能不能升任院长,不是你说了算的。”
    “临都音乐学院的院长任命,不是太紧急。”
    “暂时不对新院长做出任命,肯定是有多重的考量。”
    “你回去告诉胡惟谦,好好表现,不要胡思乱想。”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