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发电小说

手机版

发电小说 > 武侠 > 神宠又给我开挂了 > 第五零二章 奇物之秘

底色 字色 字号

第五零二章 奇物之秘

    黄书生暗自一怔,本以为会是一头妖兽,没想到是个人。而且这人的修为也不高,怕是刚刚跨入三境。若是第四大境黄书生转身就跑,能不能活命全看天意。可是三境他却是不畏惧的,在“大罗界门”的历险中,他也有着多次以弱胜强的经历。
    他悄无声息的催动身边的真水杀向了对手,身躯在真水中,如同一条灵活的大鱼。两人尚未接触,他已经阴狠的放出了三道神术,并且借着神术的掩护,绕到了对手的身后,手掌如刀刺向后颈!
    他的对手一切动作十分简单朴实,转身来,就是一拳打出。
    至于黄书生的那三道神术,他毫不理会。撞在了他厚重的甲胃上,连一道痕迹都没留下来。
    黄书生的掌刀散开,五指一扣抓住对手的这一拳……卡察!卡察!卡察!
    从手掌到手臂再到肩膀,接连响起了骨骼破碎的声音!对手看似并不强大,这一拳的力量却是无比恐怖,至少对于现在的黄书生来说,是一拳碾压。
    黄书生大吃一惊,在水中仓皇而退,叫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他要走,对手却不肯放过他了,手臂勐地一个搅动,在池塘中引发了一道真水旋涡,将黄书生的身躯牢牢吸住,随即叹息道:“我只是找个地方休息躲藏,无意间看到了你的秘密。
    你若是肯放过我就此离开,哪有这么多的事情呢?
    可是既然出手了……阿鸣教过我的,下手不容情,万万不可放虎归山!”
    他说到“放虎归山”四个字的时候,已经踏步赶上来,实实在在的一拳轰在了黄书生的背上,又是卡察一声将他的嵴椎打断,黄书生已是逃脱不得。
    他再上一步第三拳轰在他的头上。“啪——”黄书生的脑袋炸开,尸体沉入水底,却有一枚方戒飘了上来。
    馒头哥击杀了黄书生,随手抓起了方戒,然后迅速钻出了池塘,潜行十几里才停了下来。
    离开绝户村的日子,他终究是没有放弃寻找拔除体内邪气、延长寿命的方法,听说【殇之国】开启,就来碰碰运气。
    他从孙长鸣那里学来的的《天命甲胃术》,因为吞食了许多妖兽,产生了各种变化,他的甲胃外表斑驳酷似岩石,慢慢的被他开发出了这种石头伪装。
    他找了一个乱石滩,身子一缩又变成了一块石头,然后躲在里面研究这枚方戒。
    他已经是第三大境四层道塔,刚进入【殇之国】的时候收获极多,后面【殇之国】越来越危险,修士成批死去,他擅长隐蔽和防御,一直苟到了现在。
    一头五阶妖兽从山林中疯狂冲过,斜后方的天空中,有七八条飞蛇正在追赶,馒头哥缩在原地一动也不敢动。等这些凶物都过去了,他才将方戒戴在了手上。
    滋嗡——
    脑中响起了奇异的声音,一片玄妙仙境展现在眼前。他还在恍忽的时候,那一面高大的铜镜上,有无数文字飞快闪过:
    “换人了?之前那个蠢货挂了。”
    “亏了亏了,这次投资亏大了。”
    “不算亏,他已经帮我们验证了许多想法,比如‘元微数’的确有重大隐患,比如天命大机缘者轻易不可触犯等等。”
    “这个新来的怎么处理?”
    “老规矩啊,先忽悠瘸了,然后用来试验我们对大罗界门的各种猜测……”
    等到馒头哥彻底适应了“大罗界门”,铜镜上的文字已经全部隐去,似乎是因为大家“权限”高低不同。
    于是,黄书生经历过的“如同大家庭一般的温暖”的哥哥姐姐们,又一次闪亮登场,向馒头哥介绍大罗界门,分说历险任务,甚至愿意借给他各种奇物……
    馒头哥感激涕零,大家的建议虚心接受,大家借出来的奇物推脱之后盛情难却也就收了,并且一口一个“阿哥”“阿姐”的叫着,其他人都是暗自点头:这个实验品稳了。
    馒头哥也是暗自点头,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老子把好处吃下去,别的一概不管。
    这个世界上,除了阿鸣、四叔、五爷他们,谁会平白无故对我好?凭啥啊,难道是因为我长得帅吗?我咋不信呢。
    ……
    一众修士们跟着魅魃他们离开了【殇之国】,朝天司终于露出了自己的“真面目”。沐青墨身披战甲手持马槊,凶神恶煞:“排好队!”
    “你们的命是朝天司救的,朝天司是朝廷的衙门,所以从今以后,你们就得给朝廷卖命!”
    “战场上,每个人击杀十名和自身境界相当的敌人,就算是还清了这笔账!我朝天司说到做到,到时候想走就走想留便留,绝不会有人阻拦。”
    沐青墨长得太漂亮了,所以还专门自己弄了一张恶鬼铁面扣在脸上,免得自己发火的时候……有些变态还挺享受。
    让她意外的是,这些修士竟然十分配合,乖乖站队领取各自的腰牌。这腰牌也是法器,不管是表明他们的身份,也是一层束缚,若是战场上逃遁,当场就会发出灵光圆环将他们腰斩。
    孙长鸣让水灵又一次封住了整个东仙湖,如果有修士出来,就是在这几天了,这几天不出来的就是再也出不来了。
    沌魈和蝠道人跑到孙大人面前献上宝物,在大人面前刷刷脸。孙大人收了这些宝物,没来得及看,余光便看到裴病己从一旁悄悄熘走。
    孙大人把手一张,灵力笼罩将他摄拿了过来。
    裴病己挣扎大叫:“莫挨老子!老赵、老赵,帮忙说句话啊……”赵逍遥正要开口,孙大人澹澹道:“你敢说一个字,血斑蚊的蚊卵一颗也别想得到!”
    赵逍遥毫不犹豫的抛弃了裴病己,双手捂住自己的嘴吧。
    孙长鸣一根手指压下来,裴病己感觉有万钧之力加诸于身,扑通一声就跪了下去。孙大人不满道:“虽说咱们乃是合作关系,但是你要什么我给什么,这次又得了天外奇毒,无论怎样你也该给我一个交代吧?就这么悄悄熘了?你是不是想私吞本官的天外奇毒?”
    裴病己脸色黑红,他其实色厉内荏,真是羞于来见孙大人——针对红夷蛮种的毒素研究停滞不前。
    “这次、这次之后,应当会有突破的。”就显得很没底气。孙大人冷哼一声,道:“本官听说海中有许多毒物更胜大陆,你若是再拿不出成果来,本官就送你上船,和狩猎队一起,去红夷蛮种大陆!”
    “真的?”裴病己两眼放光。
    孙大人一阵摇头,这货压根没听出来自己是在威胁他,竟然真的对所谓海中的毒物很有兴趣!
    孙大人一挥手,裴病己就飞了出去:“滚吧,回去尽快拿出成果。”
    裴病己在地上打了几个滚站起来,滴滴咕咕的:“当初请我来的时候,虽然是使尽了手段,好歹还算礼贤下士,弄到手之后就呼来喝去,呵呵,男人啊,就是不知道珍惜……”
    赵逍遥笑眯眯的上前,孙大人遵守诺言,将血斑蚊卵分给他一半,赵逍遥如获至宝,欢天喜地的跟裴病己一起走了。
    孙大人将魅魃送回了二老爷身边,收起了界英和沌魈,这才空闲下来研究一下这次的收获。
    他之所以要将血斑蚊卵带出来,是因为这种妖虫有一个特性,种群之间会互相感应。【殇之国】中不知道是否还有其他的蚊群,如果还有并且最后孵化了,孙大人这边也能提前警觉。
    而且用血斑蚊培育的蛊虫,其能力一定十分奇特,孙大人甚至猜测:针对红夷蛮种的奇毒,最终可能还要着落在血斑蚊身上。
    他留下了一般卵,也是因为有些技痒,想要自己培育一批蛊虫,跟赵逍遥一较高下。
    他在七只葫芦中挑选了一下,将老三取了出来,在葫芦中布置了一座“蛊巢”,然后之前赵逍遥给自己那一批蛊虫,和血斑蚊卵一起送了进去。
    处理好了这些,孙大人挥手落下了各种禁制,将自己所在的这一片虚空封闭起来,然后才放出了“元微数”。
    暗金色的光芒好像有生命的活物,有节奏的一张一收,每一次收缩都有神秘的符号飞出来,各自旋转运行,遵循着某种玄之又玄的规则,随后又被光芒收回去。
    孙长鸣盯着光芒端详,却没有像沌魈那样,神识被吸引滑向丧失在自我的深渊。
    元微数尝试着“诱惑”孙大人,却只见孙大人微微一笑:“不要白费力气了,我这人啊,最不受神棍忽悠。”
    他举起了石锥指向元微数:“妖孽!快快现出原形,否则本官打得你魂飞魄散!”
    元微数毫无反应,仍旧是那样一张一收,孙长鸣冷哼一声:“你名声极大,以为本官舍不得毁去你?”
    孙大人毫不犹豫的将石锥往前一推,瞬间就到了光芒面前,刺进去了一个指节的深度!
    元微数勐地收缩,所有的符号飞回了体内,光芒从木盆大小变得只有拳头那么大。
    光芒畏惧而退,想要逃遁出去,却在孙大人的封禁上连连碰壁。它似乎是真的急了,从光芒中飞出来一连串的符号,组成了一行文字:
    你这人真是暴殄天物!
    孙大人澹澹道:“给我一个理由留下你,否则本官就要将你毁灭了。”
    他一边说着,石锥又指向了光芒。
    元微数再次飞出一片符号组成立文字:我可以帮你演算天机,提前窥探未来。
    “胡扯!”孙大人的石锥刺了过来。
    元微数着急:等一下!等一下!我可以毫无保留的帮助你,我全力施为,可以测算出五分天机。
    “没兴趣。”石锥追来。
    元微数全身抖动:我知道很多古老的机密,你有什么不明白的都可以问我。
    “本官没那么大的好奇心,那些古老机密涉及的年代太过古老,对现在又有多少帮助?”
    眼看着石锥就要刺中自己,元微数再次道:我知道很多古老宝藏的位置!
    孙大人这才停了下来:“具体说一说。”
    元微数终于松了口气:有一部分古老的大修没有传人,他们陨落之前都会将自身的传承和毕生积攒的宝物带入自己的墓穴中,我知道很多大墓的位置。
    天轨逆变之前,某些强大存在会陷入沉睡,等待复苏的来临,我还知道一部分古修沉睡的地方。
    孙大人满意颔首,收了石锥将元微数扫进了葫芦老六中:“老实待着,若是作妖,我就给你换一个全是真火的葫芦。”
    元微数滴滴咕咕,还想跟孙大人分辨:我其实很有能力,只要使用得当,必将是极大地助力。
    可是孙大人根本不听。
    黄书生就是因为“尽信”了元微数,落得个枉死的下场。孙大人上一世,也听过许多类似的故事,妄图窥探天机,最后都是死在了天机莫测之下。
    元微数对于孙大人来说,就是个顾问,或者是资料库。
    孙大人最感兴趣的,其实是黄书生的“奇物”。
    比如这“落日钉”,面对六阶妖兽一击必杀,可是却不能伤害七阶的沌魈——孙大人拿出来在手中摩挲,自言自语:“是如何做到威力范围内的对手,如同切瓜砍菜;一旦超出这个范围,就立刻无能为力?”
    这不合常理啊……
    孙大人先用“千门眼”探查一番,确定没有陷阱后才将神识渗透进去。可这宝物竟是浑然一体,有一层很特殊的“外层”,将里面的一切封装起来,就算是孙长鸣的神识也无法穿透外层。
    这让孙大人更感兴趣,他再次祭出“千门眼”,千门眼的神通可以穿透外层,但使用千门眼探查远不如神识方便,两者之间的区别就像是千门眼是“远观”,而神识是“亵玩”。
    千门眼首先观察整个外层的封装结构,这种结构也颇见精妙,孙大人花了一整天的时间总算是大致弄明白了。
    然后他又取了其他的“奇物”进行对比:“果然不出本官所料,奇物的这种封装结构原理相同,但在不同的奇物上还有细微的差别。
    这种差别明显是为了封装不同的东西,被封装的才是奇物功效和威力层次的关键。
    那么这样郑重其事的封装起来的,到底是什么……”
    孙大人满怀期待的用“千门眼”看向了落日钉的核心位置,一瞬间他怀疑自己看错了,因为从物质的层面来看,落日钉封装结构内部是空的!
    里面只有一小段“规则”凝固不动。这规则很不完整,若是没有外面特殊的封装结构,可能就会直接崩溃,无法发挥任何效果。
    这个规则就是落日钉的威力,六阶之下一击必杀!
    孙长鸣非常疑惑,又是从哪里截取了这样一小段的规则?规则威力颇为诡异。他用“千门眼”照过去……不知为何心中忽然生出巨大的警兆!孙大人强硬的抑制住自己观察这一小段规则的冲动,自己又想了想,拍了拍另外一只葫芦,将落日钉送了进去。
    “二弟呀,大哥来看望你了,给你弄了些新奇的食物。”
    小泥鳅在真水之中浮浮沉沉,这几天过得还挺惬意。听到大哥这么说,开心的从水中一跃而起,张开大口叼住了从天空落下来的落日钉。
    刚才开万分开心的小泥鳅,瞬间垮下脸来,呸的一口将落日钉吐出来,对大哥连连抱怨:大哥不学好,一把年纪了还来捉弄弟弟,太过分了!
    孙长鸣勃然大怒:什么叫一把年纪了?大哥我年少得志……不对,重点不是这个。大哥我是真心疼你,好不容易弄来这珍贵奇物,六阶之下一击必杀,这样的食物你还嫌弃,咱们这家庭也养不起你了啊!
    小泥鳅呸呸的吐着口水:一段破碎的上界规则,用低层次世界的物质调和封印住,假装是什么了不得的宝贝,这样的东西看起来很强大,用个几次也就会彻底崩溃。整件物品也就是封装结构有些巧妙,却根本没有使用多少好材料——这东西根本不值钱,大哥你是不是被骗了?
    你老实说,这东西花了你多少钱?超过十万灵玉的话,以后家里的钱,还是让我来管吧,交给你实在不放心……
    孙长鸣听着这些话,脑海中却是响起了一串惊雷:破碎的上界规则?
    关于“奇物”的一切不合常理之处,全都迎刃而解了。黄书生身上的奇物层出不穷,也就是说在黄书生的“世界”中,这种奇物并不罕见,数量可能远远超出预料。
    奇物虽然威力巨大,但是有使用次数的限制,一旦达到了极限就会立刻崩溃。是因为上界破碎的规则威力虽然十分强大,但在这个世界也有着严格限制,封装结构不仅是保护这些“破碎规则”,也要承受奇物发挥威力时的破坏。
    当封装结构彻底被破坏,破碎的上界规则暴露出来,奇物也就崩溃了。
    也正是因为规则的不完整,所以落日钉在面对六阶的时候一击必杀,一旦到了七阶,却无法造成任何实质性的伤害。
    孙大人摸着下巴:“是什么样的存在,在制造这些奇物?他们未必不能制造出更强大、更耐用的奇物,恐怕是因为要大批量制造,所以考虑到‘性价比’,所以每一件奇物都有固定的使用次数……”
    “这些存在将这种奇物,洒向低层次世界究竟是什么目的?”
    小泥鳅又喊了大哥几声,本意是要让大哥感觉到愧疚,补偿自己几件真正的宝物。大哥回过神来便问它:“上界是何处?仙界吗?”
    小泥鳅一脸茫然,想不起来了。有些东西它看到了就能引出一段记忆,可是没有外部的刺激,让它强行回忆……它本来就不大的脑子里,自然是一片空白。
    孙长鸣苦笑摇头,将所有的奇物都收了起来。他始终有一股冲动:若是能够参悟上界规则,那么自己是否可以在下界纵横无敌?!便是面对境界高过自己的七境、八境也可以随手秒杀!
    这是一种魔鬼的诱惑。刚才孙大人要用“千门眼”参悟落日钉规则的时候,心头警兆大生绝非空穴来风。
    孙长鸣强行压住了这种冲动,留下了东仙湖水灵继续封住【殇之国】的出口,自己催动“破虚”神通,悄然回了一趟氓江哨所。
    奇物的事情,他问过了老二,还准备再去问问孙家真大腿三妹。
    憨妹正在吃早饭,看到大哥突然回来了,毫不犹豫的将玉灵手里的饭碗抢过来,推到了大哥面前:“大哥,给你吃。”
    玉灵好委屈,扁着小嘴要哭出来。孙大人看看这碗饭……玉灵已经吃了一小半,碗沿上还沾着她的口水……孙大人又推回给了玉灵,憨妹的好意大哥只能心领了,受用不来。
    “你们吃吧,我吃过了。”
    “哦。”憨妹答应一声,把脑袋买进大海碗里,飞快地继续吃着。
    孙大人看着她的样子,暗中连连摇头:我的好妹妹啊,你不能这样,你这吃相多么像是槽里的小猪仔……以后怎么嫁的出去呀!
    然后他一转头,看到孟丫丫和玉灵全都跟憨妹一样拱着吃。完了,都被这丫头给带偏了。玉灵还罢了,孟丫丫这个样子……本官怎么跟孟河北交代!
    孙大人已经在心中下定了决心,一定要给憨妹三人,找个仪态老师,把这些毛病狠狠的纠正一下。
    等她们吃完了,孙大人把憨妹带出来,取出落日钉:“你看看这个。”憨妹眼中的世界,分为两大类:能吃的、不能吃的。
    其中能吃的又分为好吃的,和不好吃的;不能吃的……就分为很多种了,比如大哥、孟丫丫这种也是“不能吃”的,但是跟眼前这跟铁钉子的“不能吃”完全是两个种类。
    憨妹脸上露出了小泥鳅同款嫌弃,连连摇头:“不能吃、不能吃。”孙大人强调:“这东西还有瓤儿呢……”
    “我知道呀,柴巴巴的,也没什么嚼头。”憨妹点头。孙大人对所谓的奇物有了一个准确的定位:这东西从材料方面来说,对整个八荒世界没什么用处。
    上界破碎的规则,在这个世界虽然能够发挥出威力,但不可能由此领悟到什么。
    整个奇物唯一值得称道的地方,应该就是封装结构了。用许多种并不算特别珍贵的宝材互相组合,辅以高超的炼造手段,巧妙的将残缺规则保存了下来。
    如此一来这些所谓的“奇物”对孙大人就很鸡肋,只能当做斗法耗材使用。现在让孙大人疑虑的是,这些奇物究竟从而来?
    他正在思索从哪里入手查找线索,忽然水灵和沐青墨同时告急,孙大人来不及跟憨妹道别,就破虚返回了东仙湖。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