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发电小说

手机版

发电小说 > 恐怖 > 穿进自己实况的恐怖游戏里怎么破 > 正文 分卷阅读37

底色 字色 字号

正文 分卷阅读37

    穿进自己实况的恐怖游戏里怎么破 作者:小越儿

    分卷阅读37

    宋南醉对他点点头,两人开始分别行动。

    越溟川绕到一张桌子前,动手打开书桌上最大的一个抽屉。

    这张桌子的主人看来应该十分喜爱整洁,抽屉打开后,里面的物品被摆放的十分规整。

    越溟川拿出里面的东西仔细翻看,发现抽屉里摆放的几乎都是小孩子画的画。

    越溟川担心日记会夹在这些画之中,翻的异常小心谨慎。

    在寻找日记的同时,他也顺便将这些画一一看了进去。

    可以看得出来,这个孩子在一开始的时候,画画并不太擅长,下笔线条抖动严重,画的比例形态也不怎么美观。

    最初画的东西也都尽可能挑选简单的来临摹,比如水果动物的简笔画,或是用几笔勾勒出自然的风貌,即便偶尔画人,也基本都用火柴人来代替。

    越溟川在看他一开始的画时,并不太能从他的画中读出东西,可以说这些画里并不存在作画者的思想感情。

    不过这个小孩很有毅力,也很肯下苦功夫。

    越溟川翻了一本又一本,发现这个孩子竟然一直在画,而且画技也的确有所增长。

    如果说他的第一本画册还只是随手涂鸦,什么都不讲究的乱画的话,到第三本的时候,他的画里已经稍微可以传递一些感情了。

    作者有话要说:

    之前听说,如果一个人去住酒店,睡大床的话,一定不要自己睡一边,不然另外一半会被不知啥占领,一定要呈大字形把整张床占满。

    那么问题来了,我家今晚只有我一个人,2米的大床,我是不是应该用滚一宿的方法,来让这张床时刻都是被占满状态的[捂脸哭]

    第34章 游戏第三十四天

    屋子里虽然有窗,能透进来些许光线,但毕竟还是有些昏暗。

    越溟川站在桌子前,托着画册看的有些累,于是便将抽屉里的那些画全部拿出来,抱着放在一边的床铺上,坐在上面,翘着腿,继续往后看。

    宋南醉检查完一张桌子,并没有什么太大发现。只在抽屉里找到不少零食包装,和好几只让人头皮发麻的蟑螂尸体。

    宋南醉倒不怕虫子,就是看着那些生物,单纯的觉得膈应。

    关上最后一个抽屉,宋南醉一抬头,看到越溟川竟然抱着一摞本子坐到了床上,他以为他是发现了什么,也跟着走过去,站他旁边往他手里看去。

    越溟川看到他,往旁边挪了挪,想给他腾出一块地方。

    宋南醉往他身侧瞄了一眼,最后却是钻进了他的怀里,坐在他的两腿之间。

    以前小时候,宋南醉很喜欢这样赖在越溟川身边。

    越溟川也见怪不怪,收紧手臂,把他圈在怀里。

    宋南醉顺着往他手里的本子上看了一眼,有些惊讶。

    越溟川察觉到,问他:“怎么了?”

    宋南醉道:“这些画看着眼熟。”

    他从越溟川手中接过画册,往后翻了翻,又将其还给他,皱眉道:“仔细一看,又不觉得熟了。”

    越溟川忽然觉得有些奇怪:“我发现,你好像从冷冻库出来,总会有这种‘看什么眼熟’的感觉。”

    宋南醉自己也觉得怪:“可能……是被强制塞进脑袋里的记忆让我产生这种感觉的吧。”

    越溟川却摇头,道:“可是你在院长办公室的时候,还没接收过舒雨的记忆。那个时候……”他回想了一下,“好像是从看到了那个奇怪的字符开始,接着你睡觉时做了个梦,那之后你就时常会有这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他停顿片刻,又猜道:“会不会真正往你脑袋里塞记忆的人并不是舒雨,而是那个你在梦境中见到的人?”

    宋南醉闻言,又猛地想到在外面看到那男孩时的画面。

    如果真如越溟川所说,那会不会自己接收的这些记忆其实是来自那个男孩的?可他要传达给自己的又是什么呢?

    越溟川同他说话的同时,小心翻看画册。

    第三本看到一半的时候,越溟川发现,这个作画者的绘画技巧又有了不少提升。

    他顺着往后翻了几页,又翻回到前面来,两相对比的看了几遍后,对宋南醉道:“从这里往后,这孩子的画风与之前明显不同了。”

    他不懂美术,说不出什么专业术语,只能通过眼睛看,发觉前后的区别对比,“这一页之前,他用线十分随意,线条的整体感觉很自然,不过可能因为功底弱,画出来的东西更多还是简笔画风,但是从这页往后,他的用线就突然大胆起来了,线条衔接的也比之前流畅,整体风格相较之前要大气的多了。”

    评价完风格,他又看了几页画的内容,评论道:“之前他的画里,所表述的感情多数都还比较阳光,从这里往后,感觉上一下子就变得阴暗起来了。”

    越溟川一直把这本画册翻到完,才又道:“感觉这本画册的时间跨度比较大,之前几本,他应该都是顺着每天画完成的,到这一本中间,他应该有很长一段时间都没再画画,不过等再开始画的时候,技术明显比之前提高了许多。”

    画册除了他刚看的三本之外,还有几本,越溟川没再细致翻看,就只随手翻了翻,道:“之后几本基本上就都固定了他的阴暗画风了。”

    从几本画册中并没有翻出日记残页,越溟川淡淡的有些失望。

    他将之前几册同手里拿着的一齐整理好,在宋南醉的背上轻轻推了一把,准备起身将画册放回去,再查看一下其他抽屉。

    越溟川推宋南醉的力道虽轻,不过并没到感知不到的地步,然而在这一推下,宋南醉却没动,他反而又从越溟川手里抽走其中一本画册,从后往前翻起来。

    越溟川感觉他这举动又有些像是那种迷之似曾相识的感觉,于是扶着他的肩膀,和他一起一页一页的看画。

    宋南醉翻了大概十多页,突然动作一顿。

    越溟川顺势看过去,发现在画册停留的那一页上,赫然画着四个年纪相仿的男孩。

    他从四人中认出,其中一个正是他们在幻象中看到过的舒雨,另外几个,他倒没太注意有没有出现在饭堂或是走廊的幻境中。

    越溟川仔细看了画中的四个人,看着看着,就觉得其中一个看起来似乎有些眼熟。

    他指着靠在舒雨和另外一个男孩中间的一个人,对宋南醉道:“这个人,看上去感觉和你有点像,不过性格气场比你小时候要阳光的多。”

    宋南醉小时候,十分不爱笑。

    越溟川刚捡到他的时候,小家伙怯怯懦懦的,也不说话也不理人,就坐在沙发里,闷头盯着自己的脚尖。

    那时候越溟川还以为小家伙自闭,或是存在其他什么心理疾病。

    他甚至都已经私下里联络了自己相识的心理

    分卷阅读37

    - 肉肉屋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