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发电小说

手机版

发电小说 > 恐怖 > 穿进自己实况的恐怖游戏里怎么破 > 正文 分卷阅读32

底色 字色 字号

正文 分卷阅读32

    穿进自己实况的恐怖游戏里怎么破 作者:小越儿

    分卷阅读32

    都已经落在了后处被不断按摩的小菊|花上,猛然听到门板的撞击响动,刚刚放松下来的小菊|花顿时一紧,连带着前面也跟着吓萎了。

    眼看胜利就在眼前的宋南醉:“……”

    越溟川一下子惊坐起来,理智也立马重新占据大脑,他喘息着看着眼前一脸幽怨的宋南醉,心里说不上是什么滋味,只好将手扶在他的头上揉了揉。

    宋南醉愤怒的躲开他的手,捡起地上的斧子就要冲出去和坏他好事的干尸大干三百回合。

    吓得越溟川连裤子都顾不上穿,直接跳下去从后面抱住他。

    “别冲动。”他从后面亲了亲宋南醉的耳尖,努力想让他平复心中的怒意。

    宋南醉胸口剧烈起伏,他急喘了几口气,闭上眼睛又睁开,总算是强迫自己压下火气。

    他偏了偏头,不情愿道:“先把裤子穿上。”

    越溟川在确定他不会冲出去了,才放开他,提好自己的裤子。

    方才进来时,他们都没来得及仔细观察一下周围的环境。

    这是一间约莫十来平米的小屋,刚进来时四下一片幽暗,只在墙壁四周有几个气孔透过几缕微光,此刻他们的眼睛已经适应了这里的光线,故而可以看到贴近四壁的地方满满当当的摆放着大小不一的柜子和铁架。

    令他们感到惊奇的是,这些柜子和铁架上竟然摆满了各类可怕的器具。

    类似皮鞭、镣铐、烙铁、火钳、长锯这种,还都是比较常见的,除此之外还有许多他们连见都没有见过的东西。

    越溟川走近其中一排铁架,看到在每件器具之下还贴着一个一指长半指宽的标签,标签上极细致的描画着瘆人可怖的图画。

    入目所及的是一个类似头盔一样的半圆形金属制品,上面由一根带螺纹的柱型长管支撑,最顶端是一个螺旋桨型的扳手,半圆形头盔的下面是一个木条。

    在这件物品之下的标签上,画着一个人被带上头盔,眼睛鼻子全部被藏于头盔之下,下巴抵在木条上,这人的身后还站着一个人,双手扶住螺旋扳手,做出用力转动的模样,而前面的人则拼命挣扎,虽然看不清表情,也仿佛能感觉出他的痛苦。

    越溟川皱了皱眉,转眼又看向另一件。

    在其旁边的是一个由两根螺纹柱型长管和两根方形金属长条拼成的井字形器具,两根方形长条的内层装有无比锋利的尖钉。

    下面的标签上也画着两个人,一个手持井字形器具,将其套在另一个人的腿上,双手转动两根柱型长管,尖钉便不断压缩距离,慢慢挤压,从而破坏受刑者的膝盖。受刑者双手捆绑,脚上带着铁球,旁边还有一个燃烧的火炉。刑具施用在他的身上时,他瞪大双眼,表情狰狞,浑身僵直的极度扭曲,显然在承受着无法言喻的折磨。

    再往后几个,几乎全部都是这种折磨人的残忍刑具,且一个比一个触目惊心。

    越溟川越看越觉得不舒服,果断将视线从那些图画和刑具上移开。

    这个挂满各类残酷刑具的空间就像是座惨烈修罗场,也不知道这里是否曾经发生过什么凶残可怖的事情。

    如果答案是否定的,那么为何会在如此隐蔽的地方设置这样一个场所,这里不是福利院吗?!可如果真的发生过什么……

    越溟川定了定,忽然扭头看向他们进来时的那扇门。门外的干尸还在不知疲倦的撞击门板,他听着一下一下的沉闷撞击声,隐约记起那具干尸在从柜子里爬出来的时候,好像少了半截腿。

    作者有话要说:

    憋了三天_(:зゝ∠)_

    第29章 游戏第二十九天

    干尸少了半截腿,而此处又有如此之多的恐怖刑具,这两者之间是否存在着什么关联?

    除此之外,他们之前在骷髅壁画中看到的大腿骨,对应的迟牧的断腿,以及头骨对应的江闻空的头……这些又是否会和这里的刑具有什么联系?

    越溟川的心咚咚的跳着,似乎由此想到了什么,但若要将心底的东西看的更为清晰彻底,那东西却又忽然变得模糊一片,令他摸不到头脑。

    会是什么呢?

    如果骷髅壁画是想要告诉他们即将会有人遇害,那么这里以及外面的那具断腿干尸又是想向他们传达着什么样的讯息?

    越溟川双手握拳,大脑飞速运转,正琢摸着,忽然听到宋南醉靠过来问:“怎么了?”

    越溟川抬头看看他,猛地想到什么,问道:“刚刚在躲避干尸追袭时,你是怎么知道这里有道暗门的?”

    宋南醉垂眼想了想,道:“我也不知道,就是觉得这里应该有藏身的地方。”

    他的样子不像是在说谎,况且对自己他也不会去说谎。

    但这就让他感觉更为奇怪。

    若说之前他们曾经玩过一次这游戏,因此他才会对这里产生熟悉的感觉,可这里的一切又与游戏不尽相同,再说游戏是他们两人一同玩的,没道理南醉能知道有更多暗门密道,自己却什么都不知晓。

    难道说,是因为之前他接收到了那个男孩的记忆,才会知道些只有这里的人才会知道的秘密线索?

    这点倒是很有可能。

    看来要想知道更多,他们得先想办法出去,完成那男孩的遗愿才行。

    想到这里,越溟川又将视线移到大门处,对宋南醉道:“休息好了吗,我们大概要想办法冲出去了。”

    宋南醉却在越溟川身后的那些刑具上瞄了一圈,道:“外面又没有武器,冲出去无非还是会像刚刚一样,我们不如把门打开,把外面那东西放进来。”

    他边说着,便踱步到一座铁架前,那上面架着一把长锯。

    宋南醉道:“我们可以布置个简单的机关,在他冲进来后,将他引诱到机关的位置,再将他困住,这样我们再出去就省事了许多。”

    宋南醉的提议,越溟川十分赞成,不过在此之上,他还有另外一个想法,想要趁此机会试上一试。

    两人将彼此的想法都对对方说了,随即便一同动手制作简易机关陷阱,在不断的尝试与失败后,他们的机关终于做成。

    再度确认一切无误,越溟川便拽着机关的一头躲在暗处,宋南醉见他躲好,手持尖刀蹭到门后,并在越溟川的点头暗示下打开了门锁。

    门被打开的一刹那间,外面的干尸像是事先知道一般,突然发力冲了进来。

    宋南醉立即用手掩住口鼻,深深憋足一口气。

    奇怪的是,干尸就真的感觉不到他的存在,硬生生的从他面前“走”了过去。

    这个办法是他和越溟川一起讨论出来的结果。他们猜测,这个干尸既为死物,那应该是无法通过视觉听觉等感官去正常感应人体位置的,那他就只有依靠三种办法来感应

    分卷阅读32

    - 肉肉屋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