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发电小说

手机版

发电小说 > 恐怖 > 穿进自己实况的恐怖游戏里怎么破 > 正文 分卷阅读26

底色 字色 字号

正文 分卷阅读26

    穿进自己实况的恐怖游戏里怎么破 作者:小越儿

    分卷阅读26

    代之的是一个黑洞洞的仿佛可以将人一口吞灭的电梯井道。

    看到眼前突变的景象,两人的心跳均都不受控制的漏跳几拍。

    刚刚若不是越溟川及时停住并拽了宋南醉一把,两人现在很有可能已经坠落到了深不可测的电梯井之中。

    即便下坠的深度有可能并不会使他们立刻毙命,但难保井下的积水不会令他们溺水身亡,亦或者还有更多更为残暴的死法正安静的等着他们自投罗网。

    越溟川揽着宋南醉倚靠在旁边的墙壁上,胸口还在因为刚才所发生的一切而剧烈起伏。

    他早该想到的,迟牧与他们失联这么长时间,生还的几率已经所剩无几,怎么可能还会在他们面前爬来爬去……即便他还活着,他们二人跑动的声音这么大,他多少也该听到。

    况且他们刚刚在追逐的过程中,明明什么声音都没听到。迟牧即便真的在世,那么断了一条腿,却还在努力向前爬行,多少也会发出些许声响,像刚刚那样一声不发,还永远无法靠近他,无疑是鬼怪对他们施的障眼法,为的就是让他们去死。

    看样子,康北之前所说的那个“死”字,应该也不完全只是敌人的□□。

    稍事休息过后,二人又拿出地图来研究路线。

    他们发现,在刚刚的无意识乱跑过程中,他们已经通过走廊走到了饭堂附近。饭堂挨着厨房,外面相邻的一排屋子是宿舍,最尽头的两个分别是男女厕所。

    厕所,一般在恐怖游戏和恐怖片中的出镜几率极高,很多恐怖事件似乎都是在厕所之中发生的。比如都市传说中的厕所最后一个隔间的阴气最重,和对着厕所的镜子梳头发会见到什么奇奇怪怪的景象一类的。

    作为恐怖元素的代表之地,越溟川慎重的以为还是将那地方作为这一层的最后探索目标比较好。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投喂么么哒

    念忆抱紧小蝴蝶并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9-15 20:05:06

    醉庄主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9-15 23:27:12

    第24章 游戏第二十四天

    即便他们已经浪费了不少时间,且他们也已经规划好接下来要攻略的目的地,但为了平复刚刚疾速奔跑的心跳和命悬一线的恐慌,父子二人还是择了块地方,坐下小憩。

    越溟川之前未有察觉,等他坐下了才发觉自己的身上头上都是汗——不是因为奔跑和伤痛所制,而是因为生死一瞬的后怕。

    想到几分钟前,自己若是多跑了一步,或是晚拽了宋南醉半秒,他们此刻都不会这样安然的坐在这个地方。

    实实在在从鬼门关逛了一圈之后,越溟川忽然觉得,他和宋南醉像此时这样彼此默不作声,就只是这么平静的相依而坐,都显得无比奢侈。

    在此之前,他从未想过有朝一日自己会和宋南醉分开。

    虽然他们彼此相处时间并不算长,但是在一起的每时每刻都是那么真实,现在若是让他闭上眼睛去回想两人相处的点点滴滴,一切全都历历在目,许多往事都仿佛是昨天发生的一样。

    越溟川抬起手来,抚了抚胸口,那里面的东西正在一下一下用力撞击着自己的胸口。

    从未有过的想要快点回去的强烈意念正在慢慢侵蚀自己的全部神经。

    越是无法逃离出这个磨人的鬼地方,越溟川就越是该死的想起他和宋南醉来到这里之前的事。

    他在遇到宋南醉之前,他的生活可以说是一团糟。

    平时工作忙碌,经常跑外见客户,出差更是家常便饭,有时好不容易从一个地方出差回来,还没容他回家喘口气,便又要接着到下一个地方继续陪笑。

    就因为他这个糟糕的工作,他的身边一直没有伴侣。

    最开始的时候,他的同学旧友遇到合适不错的女孩子还会拉着他们出来坐坐聊聊天,说好听的叫相互交流一下感情,其实说白了就是相亲。

    越溟川在上大学那会儿曾经交过一个女朋友,不过没坚持到三个月,女朋友就成功变成了前女友。

    分手的时候,前女友十分大度的告诫他,如果他一心只扑在自己的事情上而容不下别人的话,那么他将一辈子只能和自己的右手相依为命。

    越溟川相信了她的话,也正因如此,他到现在还是光荣的光棍一条,但是他并没觉得这有什么遗憾。

    他的生活很充盈,工作劳苦忙碌,但是薪资可观。真忙碌起来,时间流逝飞快,连他自己都不曾察觉,偶尔偷得几日闲暇,或美餐一顿,或大睡一天,再或者做些自己想做的事情,彻底放松身心。

    无人管辖,无人约束,何乐而不为。

    这种轻松闲适的生活状态一直持续到他遇到宋南醉的那一天。

    好像自从自己的身边有了他,他的整个生活就变得多姿多彩了起来。

    他的心里装的不再是乱七八糟的琐碎杂事,而是渐渐全部被他所填满。

    今天的菜色又要换个什么新花样,南醉会不会喜欢?

    周末适当休息一下吧,也许久没有带南醉出去玩过了。

    这个东西很有意思,买回去南醉一定会开心……

    单调乏味的生活因为有了新成员的加入逐渐变得生动有趣。

    而原本对他还有一丝疏离的宋南醉,在随着时间的推移和与他接触的加深后,也慢慢变得开始粘他,从最初的只是充当小尾巴一直追在他身后,到后来看到自己与别人多说几句话都会不高兴的给自己甩脸子好几天。

    奇怪的是,越溟川并不讨厌他的这种独占的霸道,反而十分享受。

    他当时以为,或许这就是为人父的骄傲与得意吧。

    但是在经历了刚刚的事件之后,他的这一想法似乎又有了新的改观。

    可能……他只是尝过了有人陪伴的滋味,便贪心的不再想要重新经历孤独的苦痛。越溟川自欺欺人的这样想道。

    正当他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无法自拔的时候,他忽然感觉自己的唇角一热,接着便有什么撬开他的牙关,直率的攻入他的领地,与他勾缠吸吮,肆意咬啮。

    越溟川愣了愣才反应过来他在做什么,本能的想要挣扎,却被他粗暴的攥住手腕,死死的压在头顶。

    辗转亲吻良久,宋南醉才喘息着放开他。

    他深邃的黑眸凝视着越溟川的好看的唇瓣,看到那上面还有自己咬破的伤痕,他的心里就一阵雀跃,恨不得在他的另一边再给他咬出一块对称的痕迹。

    努力克制许久,他才松开越溟川的手,接着往后一歪,又坐了回去。

    “你刚刚的表情,让人心疼。”他垂下眼不敢看他,生怕他又会因为自己刚刚的冲动举动而说出什么让自己心伤的

    分卷阅读26

    - 肉肉屋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