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发电小说

手机版

发电小说 > 藏书 > [火影同人]爱之砂 > 正文 分卷阅读20

底色 字色 字号

正文 分卷阅读20

    [火影同人]爱之砂 作者:玻璃渣子

    分卷阅读20

    爱罗没管,几步走到我面前,抬头四十五度角可怜巴巴地看着我,砂爸。

    孩子,你不应该是走冰山路线的吗!我心里虽然怒掀桌,但是也意志不坚定地拜倒在小红毛的忍装下。

    我我表面温柔的揉着他的头发的同时,也在心里大声唾弃着自己正太控的行为,好啦好啦,我喜欢你哦,因为我爱罗你是个好孩子呢。

    嗯,我也喜欢砂爸。

    一瞬间,我感觉自己的某处被击中了,接着便有什么热的东西流了下来。

    砂爸你受伤了?

    没没!我赶紧捂住了鼻子,加快脚步,当然也不忘和我爱罗多说一句,我我去洗一下,你会房间休息比较好。

    自从那次因为我爱罗一句话流了鼻血,我就开始和我爱罗保持距离了,虽然之后的晚上他依旧来靠着我睡,依旧给我早安吻的同时,向我要早安吻,我也依旧毫不犹豫的亲了下去。

    真的是越来越不妙了,这样下去一定会发展的相当不妙的。

    虽然心里明白,但就是无法做出些实际行动来把这个发展掐断。

    我简直像是个**一样,对此乐在其中。

    小砂?疾风拍拍我的肩,你没有关系吗?最近好像没精神啊,一会儿就是第三场考试的预赛了,你不舒服的话咳咳,还是去休息吧,我一个人就可以了,咳咳

    真的是被谁关心,都不想被你这么关心。我心里默默的吐槽道。

    这句话我来说还差不多,疾风你还真是一年到头都是这个样子啊,平时真的有好好休息吗?我一手勾过他的脖子,另一只手扯下他的头巾,揉乱了他的头发,玄间那个家伙有好好照顾你吗?没有的话,你还是考虑爬墙吧!

    呵~小砂你不是说你妈妈不要男儿媳吗?

    哎呀~这种事情比不过真爱的重要啊。我故意和疾风贴得很紧,但是我发现,除了和我爱罗,我都超淡定的,心跳加速什么的连个影子都没有,更不要说什么流鼻血这种过激的反应了,呐呐~我和玄间两个人,疾风你选哪个?

    噗

    好啦好啦,不闹了。我瞧了眼时间,差不多是我和疾风出场的时间了,我们的新人们好像都很努力呢,三组新人的居然都成功了。

    疾风点点头,从我手下挣脱出后一边修复自己的形象,一边感叹,是呢,那些孩子还真是让人期待啊。看到他们,总能想起当初的自己啊,说起来咳咳,小砂你原来不是这里的人,我没见过你小时候的样子呢。

    我也没见过小时候的疾风啊,这样我们就算扯平了~

    嗯。

    喂你们两个未免也太慢了,考生已经在集合了哦,你们再慢下去会被骂的!

    我和疾风应着,加快速度往考场走,走到正中央的时候几队人刚好排好,疾风确定了人数,说明了规则,就很干脆地宣布了第三场考试预赛的开始,我作为副裁判只是一言不发的站在他边上。

    反正我的任务说白就是摆饰啦~站在疾风边上加加气势啦~顺便近距离看看戏啦~

    不过最后一个,我还是打了个问号在那里的。

    这眼前都是一帮半大的小子,能看到什么戏啊?随便来一个我都能随便撂倒的说。而这一点,在我看完小樱妹子和井野前辈的女儿那一场后,我越发这样觉得了。

    居然就这么你一拳我一拳的打了十多分钟,你们当这是回合制的格斗游戏吗?即使刚从忍校毕业也拿出点忍者的样子打一次啊。你们打完的时候我都听到好多人在松气啊。

    下一场,沙暴之我爱罗vs李洛克!

    我耳边瞬间响起了凯前辈的加油声,我觉得稀罕,就抬头多看了他几眼,要知道从刚刚到现在,也就这么一个指导上忍这样直接的给自己的部下加油鼓劲过。

    砂爸。

    我回神,我爱罗已经用沙遁从看台上下来,站在我前面不远了,虽然没什么表情,但那双碧绿碧绿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我,会说话似得,我明白了他的意思的同时,也十分尴尬的发现自己成为了会场注视的焦点。

    反正回不回答结果是一样的。我自暴自弃的想着,抬手摸摸他的头发,嗯咳!虽然我是木叶忍者嘛,总之,我爱罗你比赛加油吧。

    嗯。我爱罗虽然表面不显,但是确实是真的心情不错,明眼的都看出来了,然后他们看我的眼神更意味不明了。

    但是我没在意

    小红毛的眼睛果然是作弊器啊!(泪)

    你和那个疾风小声向我询问,还只问一半。

    你没听见他叫我什么吗?你就权当我收了个干儿子好了。我说这话时自己都想捂脸,三十就有了个十二岁的儿子,我得是有多能干。真不知道他为啥叫我砂爸,而且好像早就认识我一样。

    说不定他是真的认识你,但是你忘了?

    忘了?

    说不定是呢,我到现在还是对以前的事情没印象。

    那是不是只要我记起来就没问题了?

    小岩说不定就不会有这么多烦恼了,我也能明白为什么知道小红毛这样亲近我了。

    可是啊

    要怎么想起来呢?我看着场上只是防御,且游刃有余的我爱罗喃喃着。要是能快点想起来就好了。

    有些事情在没有遇到对的时机前很困难,可是在时机来了的时候,就显得异常简单了。

    是的,我想起来了,什么都想起来了。

    在看到我爱罗对战小李,受伤流血,倒在地上的时候,我只觉得自己的脑子嗡的响一下,再然后,等我反应过来,我已经把小李给放倒在边上了。

    虽然是在小李腿上被缠上沙子的时候,我才动的手,但是我抢在疾风做出判断前就动了手总归有错。

    把昏迷了的小李送到凯的手上,再把挣扎着要自己起来的我爱罗交到赶过来的夜叉丸手上,以上动作完成以后,我立刻回到疾风边上承认自己的错误,得了一句你判断的很正确,勉强心里轻松了一点。

    预赛结束以后,凯和三代先后找我谈话,前者勉强表示了感谢,后者表示这件事还是略欠考虑。我在火影办公室喝了半个小时的茶才被放了出来,被灌了一肚子茶水的我连厕所的来不及上,就匆匆找上了在医院值班的小岩,我全部想起来了,弟弟,帮帮我。

    绝对要保护好那个孩子。

    我的想法是好的,只是挑错的时间而已。

    我推开门的时候,小岩正举着刚刚要对某具尸体落下的手术刀,被打扰了的他表情不明的凝视我良久,最后眼镜反光了一下,冷冷的说了一句,我知道了。

    为了不和那具尸体换个位置,我端正态度,说着抱歉,打扰你们了,你们继续!,走了出去,还很贴心的帮他关上了门,可是当我看着正巧路过,目前傻眼还莫名脸红的护士妹子,我开始反省刚刚自己是不是用词不当,同时也掂量起自己的导电性-小岩他是雷属性的。

    小岩独创的雷遁拉回好几个已经心跳停止的忍者,当然也让好几个敌国的忍者原本还在跳动的心脏永远的停止运作,在江湖上人称【凶医】,和那谁笔下,有着死亡外科医生称号的角色有异曲同工之妙。

    虽然我没有亲眼见过他凶残的样子,但是我一点也不怀疑我这个弟弟的凶残程度。

    要不今晚不回家过夜了?反正似乎今晚也是有事情做的。我认真的思考着。

    相信我,我这绝对是珍爱生命的正确表现。特别是几天后,我听到医院里莫名传出小岩恋尸的八卦时。我认为被自家弟弟电成土耳其烤肉实在不雅观,于是就在第一时间回家收拾收拾行李,就奔到好说话的青叶那避难,顺道混吃混喝。

    我是安全上垒了,只可怜我那房间成了无辜的代罪羔羊。

    危险期过后我第一时间回到我房间里,跳窗子进的,脚还没落地呢,我下巴先掉了。

    我他娘的几乎认为自己的房间已经被晓组织入侵,并被实行了一把三光政策了!连我那张让人又爱又恨的床都被烧成碳了,小岩你得是有多恨我!

    最后我不得已,背着老爸老妈,趁他们不在家,花了重金拉来了几个哥们陪着我唱着【你不懂我伤悲~】一起把我屋重新装修了一番。

    嗯咳!话题扯远了。

    我首先是要确定剧情是否有所变动,为此我十分积极的抢下了原本属于疾风的任务,意思意思的各丢了一个沙眼沙耳过去,然后转身告诉三代大人沙忍与音忍之间的计划,同时表示,那个风影十有□□是假冒的,最好让人到两国毕竟之路上找找看线索。

    风影是假的?这件事情你有什么证据。三代大人抽着烟,眼神犀利的看着我。

    我看风影那个鸟人不爽不是一年两年了,他是个什么人,查克拉是个什么感觉,我自然都是知道的。我这话一说出来,在场所有人的表情都微妙了,我继续解释,不管你们相不相信,但是我接下来说的都是事实。在这个身体醒来之前,我的灵魂一直都在砂隐村里,附在我爱罗的沙子上,整整八年。

    这样吗

    三代大人,我有一个请求。我完全无视小岩的眼神,继续说道,如果那个风影真的是个假货,那么砂隐村也算是个受害者,能不能额至少,不要伤害那三个孩子。

    砂隐村的三姐弟吗?

    是的。本来是想说不要伤害我爱罗的,但是手鞠和勘九郎也是加流罗大姐的孩子,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我也是一万个对不起加流罗大姐,至于夜叉丸的话,如果都能按照我的计划来,那自然是最好不过了,不过

    分卷阅读20

    - 肉肉屋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