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发电小说

手机版

发电小说 > 藏书 > 剧情 > 正文 分卷阅读6

底色 字色 字号

正文 分卷阅读6

    剧情 作者:牧沐穆梓

    分卷阅读6

    自然也是死也不会过来的。

    哟,浩然终于舍得把小宠物带出来啦,待会儿可得让哥儿几个好好瞧瞧。说话之人手臂上正挽着当红女星,眼角眉间全是调笑,小宠物三个字更是让金南溪羞愤的红了脸。

    可是,他是郑浩然的好朋友,金南溪握着拳头,在心里如此默念着,所以,要有礼貌。

    再乱说话小心老、子揍你,郑浩然冲他虚晃了几下拳头,话中自然是没有半点不悦,南溪,我给你介绍,他转头对着面色通红的金南溪说道,这是徐安。

    你好。金南溪伸出手,他对自己说要习惯这样,要落落大方,要不给郑浩然丢脸,所以,伸出手问好。

    你好。徐安握住他的手,早就听说过你的名字了,今日一见,才知道郑浩然这小子为什么这么执着了。就连问好,听起来都是带刺的话,更何况,他还故意的,在金南溪的手心里,捏了几下。

    金南溪被他的举动吓得慌忙的抽回了手,退到郑浩然身侧站好,不曾想却惹得身边之人一阵锁眉。

    郑,浩然

    酒宴开始,走到这边来和郑浩然举杯问好的人也越来越多,除了几个同他一起长大的哥儿们之外,众人大都对郑浩然身旁的金南溪绝口不提。

    上流社会,玩儿女人是炫耀的资本,像徐安说的,养几个稚嫩男生这样的小宠物,也是年轻一代寻求刺激的新方式,而像郑浩然这样,和家里闹翻了非要和男人在一起的,那就是家族的,耻辱了。

    金南溪看着自己身旁与政界高、官,商界权、贵对答入流的郑浩然,看着满厅游走的奢华礼服与貌美躯壳,看着举杯同饮的虚与委蛇和转身散落的假笑面具,看着你带着我的舞伴上了楼上的套房,我带着你的女伴驱车离去,看着头顶上的水晶吊灯和折射出五光十色的鸡尾酒

    郑浩然。金南溪转头,入眼的是与自己身上同款的修身西装,郑浩然,我要回家。

    正在说话的郑浩然冲面前的新晋影后抱歉的笑了笑,转头看他,怎么了?竟然是,全然没有几年前的温柔模样。

    没事,不用你陪。金南溪吸了口气,说道,我去祝慈佑生日快乐,然后就自己回家。你好好玩。

    可是,就连自己的离开都不得安生,他分明听到了新晋影后那如珠走盘般圆润的声音,郑总真有胆量,带着这样的人出席如此重要的宴会

    所以,郑浩然,你究竟知不知道我为什么会离开。

    灰姑娘会答应王子的求婚是因为她傻。

    价值观是门当户对的主体,生活幸福是门当户对的目的。

    可是,郑浩然,在我们经过最困苦的时期之后,你对我打开了这样一张奢侈的大门,我与它格格不入。郑浩然,你为什么看不到我的不安。

    曾经信誓旦旦的你也被岁月打磨的疲累了对不对,会嫌弃我的穿着,会讨厌我的拘谨,会无视我的不安,会开始,一步步离开我。

    金南溪回头看着灯火通明的宴会大厅,数年前那喧嚣的耳语似是又回到了身边。

    金南溪,你不会是觉得跟了郑浩然就可以衣食无忧了吧。

    为了钱居然跟了一个男人,金南溪,你真有种。

    狗屁爱情,还不是恶心人的同性恋。

    郑浩然,以前和现在,每一条路都是你带着我走的,可为什么如今,你没有像剧情里安排的那样,对我说一句,南溪,别怕。

    没有人会保护你了,金南溪。

    也不会有人陪伴你了,郑浩然。

    作者有话要说:

    ☆、落日

    顾舜嘴里叼着个鸡腿,随着金南溪客厅厨房来来去去的走了好几次,才开口问道。你真的确定画展定在三天后?

    金南溪放下手里的最后一盘菜,转头说不是早就定下了吗?请帖都发出去了。随手摆好了三双碗筷之后又顺路打掉顾舜偷吃的手,佳怡来之前,不准再吃了!

    切,小气。顾舜把手里的鸡骨头精准的扔到垃圾桶里,我媳妇今天下午有个手术,还不知道什么时候结束呢,你要一直饿着小爷吗?小心我扣你工资!哼哼。顾舜恶狠狠的说道,手却偷偷的向鸡腿摸去。

    金南溪一个眼刀射过来,顾小爷手一哆嗦,得,鸡腿掉了。金南溪嫌弃的看了他一眼,说道画展那天你不用过来了,直接去郑老爷子的寿宴就行了,反正你来了也没什么用处。

    什么叫没用处?!小爷我

    南溪哥今天什么菜色啊,饿死我了。顾舜刚准备小宇宙爆发的声音完全被刚进门的韩佳怡打断,淹没掉。

    这两口子一人手里拿着一把金南溪家的钥匙,从来不麻烦门铃,每次就跟回自己家一样干脆利落的自己开门,所谓自力更生,丰衣足食。

    都是你爱吃的。金南溪冲韩佳怡笑了笑,赶紧洗手,我们开饭。

    是的,画展的那天,正好是郑家老爷子的六十大寿,到时候但凡是在这座城里有点名声的,定会悉数到场,更何况是顾家这样的世交,顾舜不去根本不可能。

    所以,今天金南溪对着郑浩然说要换身衣服再去 ,也完全只是气话。郑老爷子六十大寿,二公子怎么可能不在场。

    我去郑家老宅拿张画。金南溪看着吃完饭就坐在自家沙发上腻歪的两个人。还有,我回来的时候,由内而外、发自真心的不希望,你们俩,还在我家。真的是,句句咬牙切齿,发自肺腑啊。

    顾舜和韩佳怡闻言抬头看了他一眼,然后继续你喂我一口苹果,我给你一颗葡萄的游戏去了。

    金南溪见状只能翻着白眼、提着钥匙、把拖鞋踩的踢塌乱响以示抗议,最后却也只能一怒之下泄愤般的摔门,扬长而去。

    金南溪走后片刻,韩佳怡才放下手里的水果刀,正了正些身子,偏头对着顾舜说道,他比以前开朗了很多,顾舜,你的决定是对的。

    顾舜笑了笑,是吗?这也有你一份功劳,佳怡。切橙子的手却未停下。

    还不准备帮帮浩然哥?我今天来的时候,看见他还在楼下。韩佳怡抱着抱枕饶有兴趣的看着他。你们俩家不是世交吗?

    顾舜拿过一旁的保鲜膜,将刚切好的橙子装盘保鲜,世交的是父亲们,我和郑浩然不过是十几岁时的一面之缘,为什么要帮?熟练的打开冰箱,把收拾好的橙子放进去。

    我们走吧。他转头对着韩佳怡,这样说道。

    韩佳怡没说谎,郑浩然一直在金南溪楼下等着,一直到金南溪出门准备去郑家老宅,他都在。

    或者说,这几天,金南溪出没的地方,他,都在。

    金南溪看着面前一脸胡渣的郑浩然,轻轻皱起了眉头。郑浩然,你不要再跟着我了。

    我有话对你说。他落魄却目光诚挚,南溪,我有话对你说。

    要说什么?金南溪出乎意料的同他聊了起来。你想要说什么呢?郑浩然。

    这下却换成了郑浩然愣在原地,要说些什么?他没想过,他这些天只是一直在对金南溪说,我有话对你说。可是,要说什么?

    这时的郑浩然才知道,原来他的潜意识里根本不知道,要对金南溪说什么,只是一味的觉得,金南溪如果能理他,那就会和以前无数次的一样,原谅他。

    你看吧,郑浩然,我给过你机会了。金南溪望着他,语气中尽是失望。所以,以后,你就不要再跟着我了。

    南溪,南溪。郑浩然抓过他的胳膊,他从来没有主动请求过金南溪的原谅,所以根本不知道从何下手。南溪。他只能一遍遍的喊着他的名字。

    郑浩然,我还带着顾舜的保镖。金南溪打落他的手,指了指不远处的一辆车子。我知道你能打,可是一对四,你占不到便宜的。你也不想在伯父的寿宴上挂彩出席,对吧。

    郑浩然望着自己空落落的双手,他的南溪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刁难他,要他说出个一二三四五才肯原谅。他的南溪一直善解人意,替他打理好一切而从没有怨言。他的南溪一直把他放在心里疼着,舍不得生气,舍不得发脾气。

    而现在,他的南溪打掉了他们曾经彼此紧握的双手,对他说,郑浩然,你还是不懂。

    是离开了,离开了曾经的爱人,离开了曾经安眠的良药,离开了我们曾经相依为命的,整个青春年少。

    是落日余晖,红霞漫天啊。

    作者有话要说:

    ☆、到结局

    南溪是要把智轩的画拿给很多很多人看吗?郑智轩怀抱着自己的宝贝画册紧张兮兮的问道,可是智轩画的不好怎么办。

    金南溪揉了揉他的头发说道,南溪叔叔只要一张画就够了,智轩给我画的第一张画是什么呢?

    郑智轩歪着脑袋想了想,啊,知道了~

    金南溪看着他趴在地上,仔细翻着画册寻找的可爱模样,忍不住又揉了揉他的小脑袋。

    南溪不要乱动。郑智轩头也不抬的继续翻着画册,发型乱了,把我变丑了怎么办。

    金南溪不禁笑出了声,但是也开始安安分分的坐在郑智轩的床上等他找到那副画。

    是的,他来郑家老宅拿画,拿郑智轩为他画的第一副肖像。顾舜说画展上最好有一张作者的肖像,金南溪又不想有太高调的亮相,所以没有比郑智轩的这个6岁孩子的抽象蜡笔画更合适的了。

    找到了。郑智轩一边大声说着,一边小心翼翼的抽出了一张五光十色的蜡笔画,真的是,把所有的亮色系都用上了啊。

    金南溪看着那张像打翻

    分卷阅读6

    - 肉肉屋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